網頁

2018年8月5日

論偽編劇

編劇是什麼?編劇是將靈感化為故事、寫成劇本的人。編劇是靈感的生成者、故事的發想者、劇本的寫作者。如果你做了這三方面的工作,你當然是編劇;如果你做了其中任一、任二樣工作,你也是編劇。但,有些人明明只做了一兩樣卻宣稱做了所有工作,把別人的心血排除在外,那就過份了。

賴聲川是個典型的例子,例如他的名劇《暗戀桃花源》,編劇不只有他,最後卻演變成編劇只有他,其他人不算。他一向從事「集體即興創作」,在排練場將他的靈感、他的想法、他的故事交給演員即興,交給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製造對白,再增減、修飾成劇本。他是集體即興創作的主持者、領導者,但絕對不是獨自一人做了那三方面工作的編劇,沒有那些一同參與編劇工作的演員,便沒有那些膾炙人口的作品,包括《暗戀桃花源》。所有他主持、帶領的「集體即興」所創作出來的作品,編劇不只有他一人,然而,當這些作品以印成紙張的劇本集出現於讀者面前時,他成了編導,彷彿他導了也編了它們,彷彿編了它們的人僅僅是他賴聲川一人,其他人消失或者被消失了。別的不提,就以《暗戀桃花源》而言,編劇除了賴聲川,更有那群當年和他一起腦力激盪的劇組演員,還有那位後來不願和他一起腦力激盪、離開他自立門戶的李國修。當年李國修為這齣戲提供了創作靈感,是《暗戀桃花源》編劇之一,但賴聲川不認。

這種明明只做了部分編劇工作卻被冠上「編導」全銜的人,這種不承認他人也參與其中身負編劇重任的人,就是偽編劇。偽編劇將所有人的努力當成自己的努力;偽編劇將所有人創作出來的作品當成自己的作品;偽編劇將集體創作出來的智慧結晶,當成自己的財產。

電影《目擊者》也是個例子。一個由龐大編劇團隊所發想、構思的劇本,被一個前途看好的新世代導演拿去改編,改完以後拿去拍,拿去拍完以後將自己掛名編劇,全然不顧那群想出這個原創劇本的編劇團隊。編劇之一受不了了,出面揭發,才使這件事曝光。這名電影導演充其量只是個改編者,卻辯稱改編之後的劇本已非原來的那個,拍好的電影是自己的原創。這就好比你把別人的車偷走拿去開,開了以後覺得不順拿去改裝,順著自己的意願改,為了自己能開得順。偷車已經不對了,改裝完了還有臉說這台車子是自己的,和原本的車主無關。問題是,沒有原本的車,你哪來的車子改裝?沒有原本的車,你拿什麼零件改裝?改裝完了換個新牌照上路,拋開車主連同車子的原廠製造者,你就能把車子開得順同時也名正言順了嗎?《目擊者》導演果真令人目擊了何謂真相及人性的醜陋。

人性的醜陋不只表現在《目擊者》,還有人盜用編劇作品卻不告知作者還把作者稱之為「劇本發想」!「發想」個屁,劇作者就是劇作者!劇作家就是劇作家!當劇作家明明做了全部的編劇工作卻被不肖份子貶抑為「發想」,好像原創者僅止於冒出靈感而沒有寫出故事,沒有寫成劇本。這種剽竊原創在先又欺瞞觀眾於後的行徑,令人不齒。無獨有偶,有人好的不學,學賴聲川那樣將編導頭銜全歸給自己,還自以為細心的巧立名目,替其他編劇去劃分、去定位,例如將某人劃分為「協同編劇」,某人定位成「劇本整理」。事實上,「劇本整理」──一種完全不通又莫名其妙的分類──就是編劇!「協同編劇」就是編劇!該戲的編劇本來就是個團隊,而非一人,但由於編導使壞,不願將編劇──名義上與實質上──與夥伴們共享,便搞出這種扭曲的、乖張的、荒謬的分類與稱呼,前所未見,堪稱非常原創。

這種人,便是典型的偽編劇。偽編劇和真編劇不同,如同死魚眼睛和珍珠不一樣就是不一樣!但,當他們魚目混珠時,常令人傻傻分不清,誤把真作偽,偽當真。如果今後仍要繼續真偽不辨,清濁不分,那就繼續跟著這些人這些事和這些人事所形成的混亂價值觀,一同沉淪吧。